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学校要闻
潘文石教授:我致力以爱为责任调和人与自然
时间:2018-10-31 15:08:09   作者:撰稿/孔安琪 摄影/崔靖灏    来源:荣誉学院    阅读次数:

20181025日及26日,潘文石教授再一次莅临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为荣誉学生授课。此次,潘教授带领他的团队与同学们一起科普生物科学知识,分享近些年在野外进行研究的趣事以及一直以来的心路历程。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王韬光董事长出席了本次课程。现场气氛热烈,座无虚席。

 课程伊始,潘教授便告诉同学们“科学路难行”。在外环境恶劣、危险众多;对内科学、政治、社会上的各种困难亦使他寸步难行。

 潘教授分享道,当全中国的科学家都陷入“竹子开花”的恐慌中,大熊猫无法独立生存下去,甚至需要筹资建立大熊猫保护区的时候,他坚信大熊猫能如往昔的几百年一样,靠自己活下去,并着手进行相关研究。他无畏“权威”,坚信该坚信的,勇敢地提出质疑,坚持自己的研究,尊重得出的事实。他说:“如果不将真实情况说出去,我所受的教育,我所做的研究将毫无用处,而科学应该还原真相,而不是受制于政治和权力。”

 他说:“生命总有它生活的能力,总是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。”而这种敬畏一旦产生,便会伴随着浓浓的热爱,这份热爱带给他的是保护动物的责任。十七年来,各方面的挑战接踵而至,包括孤独,但他从始至终都不轻言放弃。“敬畏生命热爱生命,这是一种概念,是爱不起来的。”这是他面对多重艰难险阻下的回答,更是对心中的这份责任的诠释。“当你看到他,你就会激发自身对他的敬畏和热爱,并心甘情愿地为保护他而斗争。”因为爱,因为了解,所以我必须对你负责。这大概是能对大自然、对生命说的最美的情话。

 中央一个月内就批准了潘教授所有的报告,停止了一切基地建立,还大熊猫一个有尊严的生活空间,从此也改变了潘教授的生活方向。在接下来的研究中,“我开始敬畏一些物种,它们在一个地区里与世无争,在那里生,那里死,在那里繁衍生息。如果抓起来饲养,它们的尊严将无存。”大熊猫们是那样的平静,在大山深处的某个角落繁衍着自己的族群,过着自己的生活。

 潘教授一直都在竭力接近生命,研究生命,只有了解才知道怎么去协调。我们已经做了太多不顾及其他族群的傻事,我们已经落实了太多特立独行的自私规定。地球生命从有到无演变了亿年,要想扭转局面,推翻重来,显然不可能,我们只能致力协调,尽力弥补。“学习妥协,但你不要放弃原则。”这是潘教授教给我们的调和自然之道。在调和人与自然这条路上,我们还有太多的路要走。

 当有学生问道:“既然把动物圈养起来保护是在剥夺生命的尊严,那么对动物园的存在,您怎么看?”这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,却也不无道理。潘教授回答道,人与自然要和谐,和谐源于了解,了解来自调查。但是调查需要人力物力,这些在人类社会中离不开金钱。中国的自然保护在2002年的时候非常困难,资金匮乏,自然保护一线人员更是稀缺。如果所有国家都抵制中国大熊猫的展出与表演,那何来的钱。况且有一部分大熊猫已经年老,在野外已无法繁衍后代,失去了照顾自己的能力;在野外还不如在动物园里生活得好。为大熊猫的子孙们做贡献,把大熊猫租借给外国,既能让它们平安地生活,即提高全球对大熊猫的关注度,还能让中国大熊猫名满全球,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,何乐而不为?

 每个生命都值得以慈悲之心相待。生命自我繁殖,复制自身,物竞天择,生生不息。芸芸众生,之所以能繁衍生息数亿年,都是源于原始基因DNA。而我们都只是DNA临时的运载工具,本质上我们都怀抱着同样的使命,为了能够保留更多的基因种类,我们应该极力调和人与自然,保护生命,延续生命,热爱生命!

(编辑/杨涛  审核/赵亭亭)